竞技风暴

女排传奇路易斯:08年在北京过生日 中古胜负难说


http://sports.sina.com.cn 2005年06月14日01:45 竞报

  美味的豆饭、香嫩的古巴烤肉、拉丁风格的音乐和薄荷冰凉的mojito鸡尾酒……对古巴排球名宿米莱娅-路易斯的采访就是在这样的轻松的晚宴中开始的。

  可以说从进入学前班开始,我就通过黑白电视认识了这个排坛中的风云人物,她对于我来说是既熟悉又陌生。当身着粉红碎花吊带裙的路易斯出现的时候,脑中还是蹦出了一个词——惊艳。38岁的她仍然健美、高挑,气质出众。似乎在她的身上找不到岁月的痕迹,
只是从左肩和膝盖上隐约可见的疤痕中,能看到排球在她身上留下的烙印。

  “我真没想到在中国有这么多的人认识我。”对于自己离开排坛数年之后,仍然被中国球迷关注,路易斯难掩心中的喜悦。而对于“路易斯”的称呼,刚到中国,她甚至都不知到这是在叫自己。因为在古巴,大家都亲切称她“米莱娅”。不过,半个月之后,路易斯也喜欢上了中国人送给她的这个称呼。

  排球依然难以割舍

  三天之前,北京千亿国际大学的图片展馆中,路易斯在一幅老照片前足足站了3分钟,照片中,路易斯站在最左边。随行的翻译告诉我,路易斯看过照片之后滔滔不绝地谈了十几分钟,所有的细节与照片下的中文注释分毫不差。尽管路易斯一再地说,“离开了排坛,我希望恢复一种正常人的生活”,但很显然,排球在她心中仍然是难以割舍的。

  路易斯无法准确说出在自己经历的数百场比赛中,到底哪一场才是最刻骨铭心的,“因为对我来说,每一场比赛都是精心准备的,全力付出的,每一场比赛都是难忘的记忆,都是一种享受。”路易斯抿了一口“莫西托”(mojito)。也许是酒精的帮忙,也许是轻松的气氛勾起了路易斯对往事的记忆,她的话匣子也渐渐打开了。“如果在我面前重放我所有的比赛录像,我可以准确地说出比赛是在哪里进行的,当时的队友是谁,发生了什么事,我当时的感受是怎样的。”在路易斯看来,自己参加过的3次奥运会和多次世界杯、世锦赛都是生涯中“最重大的事情”。

  “2000年在悉尼,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奥运会,冠军对于我来说是结束我的排球生涯最贵重的礼物。”谈到自己获得的最后一个世界冠军,路易斯加快了语速,“我作为一个运动员、一个古巴女性、一个拉美人、作为黑色人种中的一员,我为自己取得的这样的成绩而感慨,能为我们的国家在世界赛场上争得如此得荣誉而自豪。这是一种很难用语言描述出来的感受,只有当你抚摸胸前国旗、看着国旗在赛场上徐徐升起的时候,你才能理解其中的意义。即使在现在,这样的感觉仍然让我很激动。”

  我喜欢新工作

  “肩伤、膝伤和脊柱的伤痛是排球带给我的,但是它也让我从一个普通的、来自一个小地方的女孩成为了排球明星,让我了解了世界,让世界认识了我。”路易斯是家中的9个兄妹当中最小的一个,当然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在大姐的帮助下,她开始接触到了改变她一生的排球。小时候,她常常爱和伙伴们比赛,看谁能摘到更高的树叶。路易斯笑着说:“也许这真的对我的弹跳有帮助,但是我想更多的还是天生的素质和之后的训练在起着作用。”

  退役之后,路易斯身兼数职。她现在是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委员、古巴排协外联官员和古巴女排国家队领队。离开了赛场的她很满意自己的新身份,“当运动员的时候,每天你都得想着自己的目标、计划和训练、比赛。现在不同了,我的工作对象、伙伴和目的都变了,当然对千亿国际的理解也在发生改变。拿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委员来说,我扮演的就是运动员的‘发言人’。”从路易斯的笑容中不难看出,运动员和千亿国际工作者的身份对她来说都是不错的选择,但是她很清楚,在不同的人生阶段自己有不同的责任和义务。“现在,我的生活非常好,平时在家我喜欢做饭、看电影、听音乐和与家人一起逛街。我正在努力恢复正常人的生活。”路易斯说。对她来说,退役的这些年,是自己从一名在场上无所不能的超级球员变成一个普通人的调整期。“从9岁开始接触排球到34岁正式退役的25年中,为了取得胜利我接受了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苦训练,现在要让身体和精神都放松下来,适应普通的生活。”而对于“退役之后怎么保持如此好的身材”的提问,路易斯摊开双手笑着说:“我也不知道。退役之后我就几乎没有在打过排球,只是偶尔作一些轻松的锻炼,仅此而已。以前的训练让身体透支太大,我需要休息。”

  我享受现在的生活

  谈到私生活,路易斯也毫不回避,其中的幸福更是洋溢在自己的脸上。“我的女儿都已经18岁了,她并不喜欢运动而更喜欢学外语,她有自己的选择。不久前,我还曾陪她一起当过客串模特,是的,非常有趣。”聊到自己身上的吊带裙,爽快的路易斯干脆让记者亲自翻开背后的商标看个究竟。“嗯,对,就是Giorgio Armani(乔治·阿玛尼),我喜欢它的设计。对了,很多古巴传统的服装也非常不错,其实,我喜欢的服装并不一定都是名牌,只要是款式不错的我都会买。当然,中国的旗袍也非常漂亮,我自己就有两件,一件是米色的,一件是红色的,我更喜欢那件红的。”

  不知不觉中,原定15分钟的采访已经进行了半个小时,而大家都还意犹未尽。而路易斯手中握着的“莫西托”已经下了一大半。“嗯,是的,这种由朗姆酒加薄荷叶和柠檬调配的鸡尾酒是我们古巴独有的,也是海明威最喜欢的两种酒当中的一种,而另一种酒叫‘达伊基里’(daiquiri,由半个青柠檬、糖、冰花、樱桃酒、“哈瓦那俱乐部”白朗姆酒搅拌而成)。薄荷叶是从种在古巴大使馆里的薄荷树上摘下来的。”

  来北京的这些天,路易斯的时间全用在了与千亿国际机构的交流当中,几乎没有时间参观北京的名胜古迹。不过她还是当了一回业余排球队的教练。“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路易斯调教的古巴大使馆排球队还是以1:3输给了越南大使馆队。眼看教练即将回国,古巴大使馆的官员只好向排管中心副主任高沈阳求援。高沈阳点着头称“没问题。”

  2008年我要在北京过生日

  排坛生涯20年,路易斯来中国的次数也不下数十次,她说:“每一次来中国、来北京都看到了巨大的变化。2008年,全世界所有的目光都聚焦于此,我相信中国人不会让大家失望的,因为我知道你们有办好奥运会的愿望和实现它的能力。中国悠久的历史积淀与奥林匹克文化一定能够很好的融合。”谈到奥运会,路易斯的当然更关注排球,她说:“2008年奥运会排球比赛的决赛场上,我们希望在争夺冠军的双方是古巴和中国队,要知道古巴队和古巴人民对中国女排的了解,绝不亚于你们对古巴女排的了解程度。三年后的胜负真的很难说,到时候我一定会来北京。”后来,路易斯告诉我们,2008年她来北京除了要观看奥运会之外,另一项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在北京度过自己41岁的生日,而8月25日这天正好是北京奥运会结束的第2天。当然,我们也与路易斯做了约定,3年后,在她生日的那天竞报将会送上一份祝福。文/本报记者 余快

  手记:

  高挑、婀娜的身段,黝黑的皮肤和对所有来客彬彬有礼的举止,路易斯在烧烤晚宴上绝对是最耀眼的明星。无论来宾的身份几何,话题总是紧紧围绕者这个排坛的传奇女性。“你为什么能跳这么高?身材怎么保持得这么好?谁将在2008年女排比赛种夺冠……”这些天中,这养的问题路易斯自己也记不清楚回答过多少遍了。身边的翻译开玩笑说,“我都背熟了”。

  接受采访前,路易斯告诉翻译:“没关系,我会用不同的方式来回答问题。”席间不断有朋友、官员向路易斯问候,细心的路易斯却有意地延长了接受采访的时间并礼貌地向记者至歉。结束之后,意犹未尽的她却让翻译告诉记者:“你们采访完了,该轮到我采访你们了。”一阵寒暄和爽朗的笑声过后,我们几乎忘记了她显赫的身份,感受到的却是邻家大姐般的亲切。

  而此次见面留给我们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一睹路易斯的拉美舞姿。她告诉我们,“在古巴,只要音乐响起所有人都能翩翩起舞。”


  点击此处查询全部路易斯新闻

 

评论】【千亿国际沙龙】【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鞋狂创意摄影赛


ZVEZDOCHKA


OVOLO LACE


Air Rift巴西


动网秀水杯豪门球迷冠军杯


组建属于自己的团队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