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金左脚解读当年闹转会 因教练间赌气被摘牌

2017年10月12日11:36 新浪综合
曹限东

  (稿件来源: 体坛叨sir微信公众号)

  国内球星与球迷互动的大型访谈节目《中国球迷汇》日前在BTV-6和人民千亿国际开播,第一季聚焦了六位曾为北京国安征战的功勋球员,分别为曹限东、谢峰、韩旭、李红军、南方和杨璞,他们在过去的运动生涯中形象阳光,退役后依然从事青少年足球培训或足球推广工作。《中国球迷汇》更关注这些球员的成长经历和现在的工作和生活状态,体坛叨SIR将陆续推出访谈节目的文字版,大伙一起品味这些老国安鲜为人知的精彩故事。

  主持人:享受足球,聊不一样的故事。这里是《中国球迷汇》,我是主持人魏翊东。今天的主人公是国安队史上第一位中场组织大师,前队长、“金左脚”曹限东!

  “金左脚”是怎样炼成的?

  主持人:“金左脚”,永远的8号,一说起这一串的称谓,我相信很多有资历的球迷,都一定有很多联想和回忆。我反正是看着曹指导踢球长大的。咱们先说一下技术,作为一个纯球迷,我特别想知道,您这个左脚的脚法是怎么形成的?

  曹限东:简单说吧,就是铁杵磨成针。我是左撇子,但我们家庭并没有这个基因。小时候就怪了我是一个左撇子。在后期踢球过程当中,我感觉左撇子有点优势。这是先天的,但后天的刻苦训练更为重要。脚法不是说能够用嘴吹吹,或者蒙的,必须得苦练。无论在体校,进先农坛,后来到国安,我一直在加班加点地练。想在场上传球保证成功率和威胁性,就必须在平时去积累。

  主持人:1994年我在先农坛就开始看球,后来1995年也在那儿。那些年,在场上看您这一代球员踢球真的是特别享受。我印象很深的一场比赛,是1995年国安的第一个主场。

  曹限东:对上海申花。当时是1995年的第二场联赛,因为之前我们客场输了山东,回来压力很大,从上到下对这场比赛都很重视。当时上海申花的实力应该是要高于我们的。但是,大家精诚团结,把比赛拿下来了。我印象特别深的就是罚进了一个定位球,那个球有积累,也有运气成分。当时这个球罚的角度挺好,一下子队友和现场球迷的情绪就被调动起来了。

  主持人:您在那场比赛中是一射一传对吧?

  曹限东:下半场我在左路,传了一个四十五度小斜线,高峰进了一个,比赛2:1拿下。我觉得那场比赛才真正意义上是国安1995年走向辉煌的起点。

  主持人:我记得在那年的联赛到了后半段,您的大幅的照片和高峰的大幅照片就出现在了看台上,那个时候您心里的感觉是什么样?

  曹限东:当时的确感觉是想象不到,也可以说是受宠若惊吧。因为职业化是1994年开始的,我们那时候的球员,社会地位、知名度、受关注度并不是很高。突然有一天,大路边给你照片贴出来了,万人瞩目,这种感觉是有点诚惶诚恐。同时也有些虚荣心,暗自窃喜。

  主持人:1996年年底的时候,国安在足协杯上为北京足球夺得职业化以后的第一个冠军。到现在我都能记得起当时捧杯的场景,您是作为北京国安队队长捧杯的,但当时您是拉着魏克兴一起捧杯的,这个细节我没记错吧?

  曹限东:因为当时队里魏克兴的年龄是最大的,包括胡建平、高洪波,他们都属于是前辈。当时克兴虽然比赛很少,但是在队里老大哥的地位和形象一直都在,他也是队长之一。所以我觉得这个只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尊重,虽然他没有上场踢,但是我觉得作为晚辈,这我应该去这么做。

  主持人:这就是一种兄弟情,更是北京足球的一种传承。其实在北京队,这种尊重感是一直存在的吧?

  曹限东:对,因为北京队里有一种北京文化,老队员、老教练在我们的前面,就是一块丰碑。在我后边,像韩旭、南方、杨晨、周宁、李洪政这一批队员,他们管我叫东哥。我说东哥那个时候没欺负过你们吧?也没害过你们吧?没有,那我就做到了,这也是做人的一个基本原则。

  揭秘22年前先农坛宿舍失窃事件

  主持人:从1982年到1995年,曹限东都是在先农坛训练和生活,1996年才搬到工体。那一段时间国安队打了不少商业比赛,咱们现在不聊比赛,我知道有一件事很有意思,1995年打完阿森纳之后,当时球队还住在先农坛。打完比赛再回来,宿舍好像出事了?

  曹限东:对,跟阿森纳比赛是在工体,当时是第一次赢英国球队。大家从工体坐大巴车往回走,一路兴高采烈,美的不行了。这一到先农坛,一回宿舍,全傻眼了。宿舍楼两边大部分的门都打开了,最后回屋子一看,发现我们整个宿舍都被盗了。赢英国球队这么高兴了,突然宿舍被盗,这反差让人崩溃。当时队里的气氛就特紧张。有丢衣服的,有丢钱的,我们队当时就胡建平有一个手机。

  主持人:胡指导那时候就有手机了?

  曹限东:我印象当中有一个手机,那时候还叫模拟机,最后还是通过这个手机破的案。这小偷呢,跟队里有些队员关系不错,没事就到队里来,他摸准了我们这场去比赛。这是第一次。后来又出现了一回。

  主持人:还被盗过一回?

  曹限东:还出现过,我们一般那个时候星期六上午训练,下午放假。结果就在我们上午训练的时候,宿舍又被盗了。公安机关通过胡建平丢的手机,锁定了小偷的位置,后来把这个人逮着了。

  主持人:两次是同一个人做的吗?

  曹限东:是个惯犯,最可恨的是拿完手机偷完钱以后还曾请我们队员去吃饭,我们都是后来才知道是他干的。

  主持人:这个事确实太尴尬了。

  曹限东:用你的手机,花你的钱。

  主持人:您损失了多少钱?

  曹限东:损失了一两千块钱。

  主持人:既然说到这儿了,今天我们也把胡老师请来了。22年前您丢的那一部手机多少钱?

  胡建平:12000多吧。

  主持人:您那还是一个大哥大,丢了手机以后心情如何?

  胡建平:那肯定是很难受,因为当时刚赢完比赛,回来马上当头一棒。

  胡建平负责“监督”室友曹限东

  主持人:因为你们是室友,还有高洪波高指导,你们仨一屋。在宿舍里曹限东是一个什么形象?

  胡建平:他那时候,因为处于生涯的高峰期,所以他电话很多。

  主持人:老借您手机使是吗?

  曹限东:这个里边其实有一个小插曲,我为什么跟胡指导,还有高指导住一屋?1994年时主教练唐鹏举唐指导跟我说,曹呗儿,让你跟胡建平、高洪波一个屋,他们两个是老队员,监督你可能没有,但是你必须向他们多学习。因为我当时在队里也不是特别调皮捣蛋的,但的确是重点培养的一个对象。

  胡建平:按正常来说,他们是当打之年,而且正在上升期。我那时候已经过30了,也就是日薄黄昏了。他又是重点培养对象,所以让我们老的实际是监督他的。

  曹限东:但是他们也没给我们教育好。不是我晚上业余生活丰富,是他们俩老走,因为他们都结婚了可以回家,所以没人管我了。

  主持人:没人站岗了,这事不行。把曹限东安排在老队员一屋,充分说明了队里对他的器重。胡建平胡老师,咱们为什么叫胡老师,因为他学历最高,确实当过老师。胡老师有学问这事有什么特别鲜活的例子来证明吗?

  曹限东:当时我们仨一屋,从床和床头柜就能看出来是谁的。高指导那个床永远是干干净净,为什么?他没什么东西,就一个枕头,一个被子,边上最多放一双袜子或者一张报纸。我的床就相对的比较零乱了,什么都有,乱七八糟。胡指导的床也挺整洁,床头柜放着书,这是一个很大的特色。有时候我们俩都得绕着走,躲开那堆书。

  胡建平:有一点我需要补充一下,虽然他生活很丰富,肯定按点回来,我觉得年轻人嘛,晚上10点归队那都没事,10点归队以后又外出的,这是没有的。

  主持人:就是您在宿舍站岗的时候他没有,但是还有不站岗的时候呢?

  曹限东:刚才胡指导说的这个,我们屋还真没有。但是别的队员,别的屋就有。因为我记得当时他们老从宿舍厕所翻出去,因为我们在二楼,一楼有台阶,一踩一迈很安全就下去了。

  主持人:都谁从那儿翻下去过?

  曹限东:高峰、南方,这是我知道的,包括谢少军。这说的是1995年在先农坛,另外一个地方是国家队龙潭湖宿舍,因为在那也是住二楼,有一次是谢育新,广东人爱吃宵夜嘛,他夜里偷偷摸摸往外爬,从自己屋的窗户出来,脚底下有个沿儿,他一步一步要挪30米,才能够上台阶。那边有一堵墙,能翻出去。但那个墙的顶头就是教练住的地方。

  主持人:然后呢?

  曹限东:那次他一点一点地爬到教练房间跟前了,教练正好晚上10点多该熄灯了,把当天喝的茶拉开窗户往外一倒,正好看见这一大脑袋,教练吓一大跳。谢育新正在这儿爬着,说我饿了,想吃点东西去。这教练也损,铁着心说你从哪儿来的从哪边再爬回去。这些都是调皮捣蛋的事,但同时也反映出那时候运动员的确生活比较单调。

  主持人:当然了,这东西都是有时代背景的。如果说先农坛记录了曹限东的青少时光,那么1995年底国安搬到工体之后,可不可以说是记录了你的青春叛逆?

  曹限东:那个时候从经济角度来说,大家的生活品质都提高了。我们当时住的工体那个环境娱乐场所也比较多,多姿多彩的生活就出来了。有回家的,就有不回家的。年龄比我小,长得比我帅的,经常有一些女孩就过来了。在这里不好说名字,因为怕影响到现在人家的夫妻生活。

  主持人:曹指导师您都爆料到这份上,不说名字我觉得这实在是让大家有点心痒了,是不是?

  曹限东:因为当时队里像胡指导、高指导他们都结婚了,我们大部分队员还是处于单身状况。举个例子吧,我们当时队里有个小将,以前他有个女朋友,世界冠军,跳水皇后。在先农坛时代他是追人家的,到了工体以后,世界冠军追他了,就这个变化。

  主持人:这个例子太鲜活了,绝对的一个缩影,特别典型的一个人物。

  曝谢峰画完画模仿别人签字

  主持人:您到了工体就不是跟胡老师和高指导一个屋了吧,您和谁住一屋?

  曹限东:我和谢峰谢指导一屋,全是老同志。

  主持人:还是派人监督你是吧?

  胡建平:他们俩谁监督谁还不知道呢!

  主持人:谢指导这人还挺文艺的,好写个字是吧?

  曹限东:对,谢指导比较内秀,他的画画、写字都比较好。他画马特棒,而且他是属马的,过去他经常拿小人书,照着那个画,然后再模仿。我们那个时候签名比较多,比如谢峰画画练习完了,胡指导不在,谢峰就模仿胡指导的名字签一下。一会一页,很有才。

  胡建平:有时候是比较着急,像人家找你签字,各种各样的关系都有,一批一批地来。有时候没办法,正好找这人不在,签名又着急给人。

  主持人:咱们那个年代得到的签名的球、球衣有不少赝品?

  曹限东:这块得说一下,有些真是没有办法。因为那个时候被索要签名的太多了,比如说谁谁训完练马上走了,找不着,但绝大部分我们还是认真对待的。

  主持人:但是这也充分说明那时候国安队在球迷心目当中的地位。

  胡建平:我给你举个例子,我孩子在宣武医院出生的,当时给宣武医院的大夫签了好几百个。

  主持人:生个孩子倒也是大事,几百个就几百个吧。

  曹限东:当时不签不让生,就憋着。别说几百个,几千个也得签!

  曹限东当年为什么非要转会?

  主持人:我就清楚记得,在那个年代,曹指导您划时代地做了一个广告,是球鞋广告吧?

  曹限东:对,当时是黄健翔找到我,我印象中这是那时候足球运动员第一次做广告。有一个重庆产金宫足球鞋想让做,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拍广告比踢球挣钱还多。

  主持人:那我们就想问,那个广告您有多少收入?

  曹限东:当时应该20万左右吧。

  主持人:1996年,20万可真是钱,能买10多个手机呢。

  胡建平:我记得做广告一个是他,还有高洪波也做过,这两个印象比较深。

  主持人:1997年国安蝉联足协杯冠军,曹限东刚29岁,本可以继续在国安发光发热,但是他却在此时选择了转会,到底是为什么?

  曹限东:那年三杆洋枪来了,大家知道9:1这个比分,但在9:1之前,我不知道球迷有没有印象,我们客场输了大连是1:5。我当时在队里也算老队员了,但是比赛慢慢踢的就少了,心里又不甘,在大连客场我也没有踢。回到北京以后,这个气就憋着了。从个人来说,有点怨气,因为我觉得我当时的水平和能力在队里是够的。

  主持人:1:5输给大连之后,回来9:1您打的首发。

  曹限东:当时从整个队的人员结构来说,是想慢慢给年轻运动员更多的机会,正好是杨晨、周宁、南方他们这批上来。我上场的机会就少了,心情不是很愉快,气也不顺。最后的爆发点就是足协杯决赛,因为在那之前我要做一个手术,教练组就跟我说,你做完手术要恢复,足协杯决赛你还得踢。这样我就抓紧去做手术和恢复。到了决赛的时候,我一看首发阵容没我。开场不久就丢了一个乌龙球,这个时候教练就喊:曹限东,赶紧活动活动,准备上了。

  主持人:刚开场不久?

  曹限东:开场不久。可这一活动,就活动了整场。一直到比赛结束也没让我上场。你想想作为一个球员,当时会是一种什么心态?完事以后我就找教练,说我准备转会,当时因为前卫寰岛已经联系我了。后来就聊,教练说队里需要你啊。需要我?我说我比赛不多,怎么需要我啊?我说老队员当时不是有胡建平、有吕军吗?反正越聊我觉得越憋屈,有些东西我就不理解,最终提出了转会。

  主持人:但是这里边有个问题,就是前卫寰岛联系的您,最后您去的是青岛海牛,这是怎么回事?

  曹限东:这又谈到了中国足协的转会制度。当时我、谢峰、符宾,其实都想去前卫寰岛,结果只有符宾如愿以偿了。当时的转会制度是大家坐在一个屋子里倒序摘牌,所以作为转会球员来说,就像人肉市场上的一件商品,根本没有主动权。其实谁也不愿意离开国安,但是离开国安之后,我觉得在青岛的这段经历在我的人生中是很大的收获,真正走出去以后,你才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各方面必须要靠你自己。

  主持人:确实,离开自己的故土,独在异乡为异客,其中有很多不情愿。关于到青岛之前和到青岛以后,这一段的历史我觉得有很多历史可讲。在这个时候我们要请出一位嘉宾,梁言梁老师!您是怎么看曹限东的转会对于北京足球的影响?

  梁言:就是很别扭。因为他1997年的时候,就算上9:1那场,那一年他打的并不是很多。但是9:1大家印象深刻,1997年三杆洋枪刚火,但恰恰是那场比赛,9个球里惟一国内球员进的球就是曹限东完成的,那一脚远射给我们留下的印象还是非常深的。

  曹限东之于国安,与马布里之于首钢是一个道理。就是这样一个球员,你突然觉得他要离开,一时难以适应。这个项目虽然是一个群体的英雄形象,但是这里边还是由每个个体组成的,因为前一年是高洪波走了,然后高峰走了,就是代表这个队的队魂的人越来越少了,作为我们球迷,心理落差很大。其实在那边,包括邓乐军后来去了山东,好像都并不很愉快。

  当年被青岛摘牌是因教练间赌气

  主持人:我觉得曹指导对此肯定深有体会。咱们话说从头,被青岛摘了之后他给您开的是什么条件呢?

  曹限东:当时青岛俱乐部老总王守业给我摘了以后,没跟我打招呼,就直接回到青岛了。他回到俱乐部以后说,本来没想摘我。但他们知道我想去前卫寰岛,而前卫寰岛当时主教练是刘国江,因为他们两个人之间有矛盾,就赌气把我摘到了青岛。青岛摘了我以后,什么都没跟我说。我自己一听傻了,赶紧主动联系他们。说白了,在转会之前的铺垫已经不很愉快了。

  到了那边的头几场球,莫名其妙地踢一会就把我换下来,或者根本不让我踢。当时的主教练是李应发,后来他跟我说:你看见没有,限东,没有办法!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客场对广州松日,我踢了五、六十分钟的时候,场边突然举牌要换我,这个时候正好有一个定位球。李应发不让我下,让我罚完以后再换人。后来我慢慢都了解了,其实他们这里边玩猫腻,好多事情都是安排好的,而我是一个外来人,好事沾不着,但是这个屎盆子注定要扣我身上。李应发后来跟我说虽然他也是外来人,但是他知道这些事,那个时候环境很恶劣。

  主持人:真是独在异乡为异客。我记得你在对国安时还进了一个直接任意球,就是那一年,没有被青岛球迷指望的曹限东作为一个中场球员进了6个球,帮助球队保级了。当时俱乐部有没有留你?

  曹限东:挽留过,当时青岛海牛俱乐部董事长叫刘庆文,他说球队对于明年的建设有些想法,希望我留下,给我的条件是一年600万。但我那时候一个是有个人原因,老父亲身体不太好。再一个就是北京宽利董玉刚总经理,还有主教练李晖,极力让我回来。都是有情有义,所以1998年底就回来了。

  主持人:600万年薪都动摇不了你回家的信念?

  曹限东:难得愿意吧,虽然在青岛后来无论跟队员,跟俱乐部的关系慢慢理顺了,但那个地对我来说并不是家,老在外边飘着的感觉,而这样的感觉在国安是没有的,虽说青岛现在算起来跟北京很近。在宿舍里,我当时跟王东宁一屋,也是老同志,他晚上回家了,我觉得孤零零的。

  想告诉年轻人北京足球是怎样踢的

  主持人:您在2000年选择退役,做出决定那一刻应该也很艰难?

  曹限东:对,一个是伤病的原因,我踢球的特点是灵巧变向,但是我伤了膝关节,这种伤最讨厌的就是急转急停。所以踢球的特点没了,再一个就是踢球的那种动力没有了。我那个时候其实更多的是想把北京足球的味道跟年轻队员在训练和比赛当中去交流。也不是说言传身教教,就是希望他们潜移默化的影响他们,告诉他们北京的足球应该是怎样踢的。

  梁言:其实大家在一起,就是在悟一些东西,包括曹呗儿刚才说的那些,其实都是悟的。真的希望年轻的球员,他们能够悟到这些东西。

  胡建平:套用一句金指一句话,他说现在见不到像曹限东这样有特点的孩子了,这也是一个很高的评价。说得更直白一点。现在在足球场上表现出很高天赋的球员几乎是没有的。当然看不见不是说从小就一下能看出孩子有天赋,这个天赋其实这如东子所说,是在不断的努力过程中发掘出来的。

  主持人:我们的足球少年中确实很难再出现曹限东、高峰、高洪波那样特点鲜明的人才了。胡老师,您当教练这么多年了,您觉得原因是什么?

  胡建平:其实原因很复杂,有大的时代背景,也有培养思路的差异。我们那一批队员淘汰率是非常高的,像我自己的经历,我踢到专业队,后来当上了大学老师,我仍然辞职还要踢专业队。为什么?因为足球作为我的最高荣誉来得非常艰辛,能够在这个淘汰过程中出来的都是尖子,有个性有能力的球员。但前些年踢球的人不多,所以这个竞争和淘汰的过程并不严酷。

  主持人:曹指导你就是在那个严酷的竞争和淘汰当中脱颖而出的吧?

  曹限东:我们是1967、1968那一批。进北京少年队时海选出几百人,最后入围100多人,每周六、日到先农坛训练,教练轮着挑。筛选出50多人,打比赛再筛,最后筛出我们13个人入队,就是这个淘汰率。

  主持人:我们知道您现在也扎根与青训事业中,对于未来,有什么想法?

  曹限东:一个是在自己喜欢的这种状态下去生活,因为我们无论怎样,都离不开生活,一定要在自己喜欢的这种生活状态下做一些喜欢的事,而这个事就是足球。我们不要把足球看得太功利了,足球是一个很好的载体。我希望更多的人在这个生活当中要有足球这个部分。我也特别希望在营造好北京的足球氛围过程中,作为足球人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主持人:您作为北京足球的一面旗帜,真的希望您能引导更多的孩子走上足球的道路。接下来我想请工作人员拿上一个老物件,这个我觉得您应该认识。这当然是我们复制了一下,但是可以清楚地看到梅花牌,也有着北京两个字的运动服。小时候踢球要是能有这么一件衣服,那美死了。

  胡建平:我是20多岁才有机会穿这个的,这么高档的运动服。

  曹限东:这件衣服是梅花,小时候对这件衣服特别的崇拜,但是颜色、面料不完全像了,我记得那时候应该是大厚尼龙的。再一个,北京这两字应该不是正楷。小的时候要胸前有这两个字,满大街的你走吧,老牛了!

  主持人:现代的仿制品,代表节目组送给曹指导。之所以有这么个礼物,其实是关于很多在初心方面的,最纯粹的那种回忆。

标签: 足球曹限东高洪波先农坛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

推荐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